一只久吹

欢迎来到我的QQ空间!

透明人失去了爱情和友谊,尘归尘土归土新的一天也照样“一个人”穿梭在世事繁华游荡。
胜出者也没有了意义,因为就算那些可怜金鱼脑透明人们也忘记了他这个邪恶传话筒的存在。
都是被遗忘的人,从某方面来说,胜出者的胜利赢来了新生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接受了新的折磨,恨着“意义”本身的同时又被它们在乎来换得奖励。真讽刺啊。

评论